最新文章

Hand, Black, White, Wall

五指山

这江山是我的天宫凡作声的皆是劣猴法令于五指书作潦草的符录一翻掌便遮天盖地筋斗跳不出阴影栽赃麻烦,嫁祸伤脑筋毋须…
新冠疫情中的朋友们

新冠疫情中的朋友们

前几天心血来潮,发讯约一群文友酒聚。别以为我是不负责任的高官,在疫情肆虐这种时候还搞群聚,我们可没有十万八万交…
DHL吃掉了我的Onyx Boox Nova

DHL吃掉了我的Onyx Boox Nova

话说我原有的三星平板在保用期后一个月就坏掉了,一直找不到合适替代品。后来看到Boox Malaysia的广告,…

时事乱谈

Pages

网路是否真的破坏阅读

我留意到自己阅读网页的方式开始有点不寻常,你可也有类似经验?我会本能地速读首一二段,甚至跳过;眼睛从一个小标题…
Betting

赌之所以成瘾

这个人曾经四处打电话给朋友说亲人病重,急需筹钱。这套路是否很熟悉呢?比如最近某网红吧,你很可能也听过其他例子。…
Street art - graffiti with facial mask on the wall during the current Coronavirus (COVID-19) pandemic in Warsaw, Poland

当制定SOP本身变成SOP

我纳闷,为什么政府各部门发布的SOP相互冲突?可以上班、买菜、逛市集,在自家住宅区跑步却不行?新冠疫情已年余,…

最热文章

杂乱有章

罪恶深渊嫌命长Nasi Lemak

罪恶深渊嫌命长Nasi Lemak

我从来不写饮食,从来不推荐食物,是有原因的。我五感迟钝,常常食不知味。说不知,不是没有味觉,而是不懂享受,总之…
盗贼工会

盗贼工会

这天盗贼工会开会员大会,贼头,噢不,会长先到会所。会所供奉着神明,神明的形象是一只鸡,圣名”鸡偷“。左右护法一…
突然买得起Ferrari

突然买得起Ferrari

那天浏览汽车网站,突然发现少时的梦想之车,都已伸手可及。不,不是因为我发达了,是因为二手车价跌得差不多。十年的…

文学作品

空床 (之一)

空床 (之一)

那一半 苍白如雪地 醒来阳光冰凉的溅开 新一天的雪盲 梦和回忆都葬在 凝霜的眼泪底下   2016….
声音的演出 -- 文学上台

声音的演出 — 文学上台

“你写的诗,我不懂。”观众当中一位中年人看完表演后,上前和诗人游川打招呼。游川多少有些失望吧,谁知他继续说:“…
一辆巴士的故事

一辆巴士的故事

行李太多 或吃得太胖同样被斥为阻碍空间 呸!五角一元鸟什么人权 04/24/92
器官

器官

— 数典和忘宗他真全行 自从包皮移植上脸 咀唇说的话无端增厚 掷地始有声 怎不享受 万众齐叛的矚目…

鹏党专区

Woman in green v neck long sleeve shirt playing chess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去莫留情》

林文荪演唱的《去莫留情》是我应邀写的歌词,要求的路线是中国风,以乐器柳琴为主题。博学的鬼才王修捷写了一篇赏析,…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这是少有的,写作时完全没考虑结构和技巧的文章。那是隐藏的痛,必须写出来,对我来说写作是自我疗愈。写就是了,写写…

订阅精选(免费)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我的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此电子报精选好文章,久久发送一次。

热门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