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幸好有凯里

幸好有凯里

我明白了,内阁用心良苦,才让科艺部长凯里协调新冠免疫计划。我就一直纳闷呀,怎么这事情不是卫生部担当的吗?为什么需要科艺部长也兼任“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后来卫长阿罕峇峇再开口讲话,我就明白了。 …
适度相信谎言《速读》

华沙不华沙

行动党最近纷争很多,刘天球说不必“去华化”,潘俭伟、杨巧双批之为种族沙文主义,和…
Peng at pier with friends

中年无聊

某日醒来,能量偏低。前一日吃饱睡好,此刻也没病没痛,但不知怎的就是不想干什么实事…
深度造假

深度造假

自从当年的“看起来像我,听起来像我,但不是我”事件以后,仿佛不管谁被窃听、偷拍,…
谁是渣疤郎

谁是渣疤郎

人生问题纷杂像刮不尽的胡渣才刚剃了又往脸上爬 你看不到他的伤疤只想括他两巴 廊里…

时事乱谈


Lonely Red Teddy bear in a protective medical mask on a yellow background with respiratory masks. Coronavirus covid-19 prevention concept.

我没病,别歧视我

一大早阿茂就打电话来吵醒我,睡眼惺忪,大略听到几个关键字:“我…可能…COVID…
狄龙冇做大佬好耐啦

别叫我大哥

很多年前的事了,别问我细节,咳咳我忘了。文友约见一不寻常的朋友,那时是晚上,地点…
小米新标志

小米的方圆之间

小米手机最近闹了个小笑话。它聘用日本设计中心董事长原研哉,历时三年耗资百万,只把…
仰光的那位小和尚

仰光的那位小和尚

我在仰光大金寺遇见一个小和尚。是2015年的事了,那时我去公干,谈开发翻译科技的…

杂乱有章


罪恶深渊嫌命长Nasi Lemak

罪恶深渊嫌命长Nasi Lemak

我从来不写饮食,从来不推荐食物,是有原因的。我五感迟钝,常常食不知味。说不知,不…
老千 (上篇)

老千 (上篇)

我们一方面对老千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又把Ocean 11、《千王之王》这类影片看得…
飛車成功學

飛車成功學

我發現身邊一些擅長開車的朋友,事業或生活上都有一定的成就,而且有獨特的魅力。 大…
astronaut waving hello

中年失志

中间,是个让人迷茫的位置。在起点就得起跑,就算不知终点为何,但你知道开步就对了。…

最热文章


文学作品


three person sitting on grass during golden hour

喜悦

生活不就是一直盖上 你不断踢掉的被单 许久没有整块的睡眠了 都切割为成长的拼图 …
纵我不往

纵我不往

等待是录像机的慢镜扭曲的声音僵硬的表情缓缓缓缓的时间把原本相连的片段拉开开得毫不…

鹏党专区


讲话讲一半

讲话讲一半

读《六色的原罪》(第六屆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有一句:“那天晚上,K將他的陰莖緩…

订阅精选(免费)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我的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此电子报精选好文章,久久发送一次。


热门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