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发335篇,哪里找灵感?

一年发335篇,哪里找灵感?

课堂上学生常控诉没有灵感,这和控诉没钱一样无用,控诉没钱,钱就会来吗?我和学生一样,每周都有几个交功课的死线,编辑才不管我有没有灵感,总之答应了要交就是要交。我来“大胆”说:写作是不靠灵感的,它虚无缥缈难以捉摸,怎能靠谱?那么,不靠灵感,靠什么?
为什么我这样写《文胜和美玲》

为什么我这样写《文胜和美玲》

不知何故,要落笔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起马奎斯的《百年孤寂》。我这样的短文当然不能和巨著相提并论,有说《百年孤寂》是古往今来最好的小说,开头第一句空前绝后:“许多年后,当邦迪亚上校面对行刑枪支队时,他便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找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句子好在哪里?我自己的诠释是这样的。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这是少有的,写作时完全没考虑结构和技巧的文章。那是隐藏的痛,必须写出来,对我来说写作是自我疗愈。写就是了,写写写,把记忆和感觉统统倾倒出来,写了九千字,我不曾写过那么长的散文。我很不愿意回头看,但既然我认为自己这辈子再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也不希望再有需要写这样的文章,也许能试试理智看看这文章是怎么发生的。By the way,《突然我是船长》的书名,就是因为这篇文章而来。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去莫留情》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去莫留情》

创作之初,我先在脑海中建造画面,然后依据这个画面,故事通常就会自然成型。比方说我想象的是树影中独奏的琴师,这人究竟为谁抚琴呢?也许是期待远方的知音,后来这位知音应该会出现,却不能留下,故事以惆怅结束。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让每一个人回家》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让每一个人回家》

我重复地听着旋律,只有旋律,究竟每个音符里应该嵌入什么字呢?这过程真有点像玩拼图。至少,思考方向是有的,这是为槟城水灾灾民筹款的歌。那么,我应该把画面清晰地描绘出来,让听者感受灾民的窘况。因此,第一段就有了这样的画面……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