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这样写《文胜和美玲》

为什么我这样写《文胜和美玲》

不知何故,要落笔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起马奎斯的《百年孤寂》。我这样的短文当然不能和巨著相提并论,有说《百年孤寂》是古往今来最好的小说,开头第一句空前绝后:“许多年后,当邦迪亚上校面对行刑枪支队时,他便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找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句子好在哪里?我自己的诠释是这样的。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