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肥
鸟话连篇

我肥

我想说不知道是怎样发生,但那是推卸,其实我知道,只是它发生得太缓慢了,像新月渐渐…

中年失手
鸟话连篇

中年失手

这是《 中年》系列里4篇中的第2篇

在我定义里头的男人中年危机有点不太一样,不是因为变老变胖而自我怀疑,这些变化虽不…

无能之辈
鸟话连篇

无能之辈

有首歌叫《无名之辈》,好像曾经很红,我少听歌,不够红我也不会听到。不知怎的,每次…

损友之必要
鸟话连篇

损友之必要

自小师长就教育我们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再强调良师益友有多重要,但我后来发现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