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厌恶排队

为什么我厌恶排队

应朋友之约到一家城中热门的打卡餐厅吃饭,果如所料排长龙。我看着那一组一组低头等待的食客,心想何苦甘心这样消耗生…

都是伪君子,但没关系

都是伪君子,但没关系

从前认识一位学者常谈论语,算是专家;他的前妻我也认识,对前夫嗤之以鼻,说连自己的品德也没顾好谈什么论语?曾有一…

无目标,亦无不可

无目标,亦无不可

有时候只想游车河,未必就真要到达什么地方。我就只想开车,看沿途风景,可能有惊喜,可能没有,都不要紧,只想沉浸片…

拒绝下山的夕阳?

拒绝下山的夕阳?

优内容播客主持人建恒找我做专访,主题是夕阳行业。我戏谑地问:“每次要谈夕阳行业都找大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用生命在美发的人

用生命在美发的人

他有一双神奇的手。剪刀悉悉索索,碎发静静飘落如细雨。我进门时是人猿,他在谈笑间把我变回人类。但我本来没有意识到…

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孩子,如果爸爸够诚实,够勇敢,我会早些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我不知道一分耕耘是否真能换来一分收获,只能当下苦干,…

最后的故事

最后的故事

他谈成了一个订单,总额几万令吉,对一家草创的公司来说相当可观。可是,钱始终没进入公司的银行户口。一直到某位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