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乍醒

清晨乍醒

清晨乍醒 雨声零落夜梦中潦草的情诗墨迹未干已被缓缓缓缓滴散 清晨乍醒 咖啡无糖是必须苦涩入喉 清醒地上瘾才看得…

家务

家务

他宣称雪亮的云石地面一尘不染却有不识趣的人提醒只要一把简单的扫把不费力就扫出灰尘 他假装没听到,其实正努力寻找…

渔人与工程师

渔人与工程师

其实我听见鱼游入妳胸臆从双眸看见泛开的水纹而妳想赶在触及心灵以前触发无法正视的风雨前筑起围墙 且确认友善的距离…

玻璃

玻璃

玻璃 据说是液体妳一眼就看穿我无心我有泪,我就是清澈的泪但一千年才淌一滴 击碎我吗?妳掌心的血很快就凝固妳凝固…

我奢望还来得及

我奢望还来得及

我奢望还来得及轻轻释放一艘满载银鱼的纸船渐渐湿透 渐渐沉没即如四散的流光潜入深邃的宁静还来得及我奢望 我曾愚昧…

我在海中央遇见春天

我在海中央遇见春天

我在海中央遇见春天人说我是疯子无树无花,水平线无非无际的荒凉 星辰流转,潮浪如歌待如风岁月吹裂我的脸我必仍向路…

六四不曾发生

六四不曾发生

六四不曾发生密密麻麻的历史就空白着一页千支警棍围园严防突围的烛光照出隐形的字迹或者燎原 就如武汉不曾发生所有丑…

听歌

听歌

风捎来对岸的歌声隐约我把耳朵撕下掷放成风筝细长的相思承受不了紧绷的距离寸断以后,听觉坠河泛滥成灾我半聋仍听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