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名片

魔鬼的名片

朱蒂没有呻吟,不似刚才的莲达,夸张而公式化。她只半闭着眼睛,握着梁实坚撑在身侧的双臂,愈捉愈紧。梁实坚更觉真实、兴奋,像在摧残一朵初放的小花。不一会,…

屋后的华人肥佬

屋后的华人肥佬

作者:Faisal Tehrani 译者:周若鹏

上周星期天,2月29日,发生了一件事。

你的住宅区内住着一家华人,有人告诉你,这家华人早上吃猪肉,中午吃猪肉…

卖画

卖画

小路愤怒的把画廊墙上的画摘下来,往阿德挥去,打中他的肩膀,玻璃应声碎裂。

“操你妈的王八蛋,骗我骗我骗我!”说罢把画扔向阿德,他…

如果我们都是惯犯

如果我们都是惯犯

我最早到,两杯威士忌已在吧台等着,含冰的杯子衣着剔透的水珠,老杜说不等了我们先喝,迫不及待把久违的温热灌入胸腔。

很久没有酒聚了,老杜的女友晶晶不喜欢我…

删除

删除

电话静音,讯息、来电还是不断把屏幕惊醒,一闪一闪如那年的闪光灯。这年头死讯传得很快,报章的讣告多余。我不小心接了阿华的电话,问我要不要联名刊登挽词。

“…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