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排,以及我们这些老古董

手排,以及我们这些老古董

产品推介礼刚结束,我乘道具公司的Toyota Innova从吉兰丹回隆。车子前座已有两人,后座载满道具,把我挤压在车窗。公司老板阿城开车,在狭窄的双向道…

宝腾的姓名学

宝腾的姓名学

最近看到宝腾的新闻,在亏本两万年之后,这年终于可能转亏为盈。宝腾总执行长李春荣说,X70是一大功臣。引入中国科技,内部改革(我的诠释是消灭尸位素餐的废
为什么我不(敢)改装车子

为什么我不(敢)改装车子

有很多人喜欢改装车子,这我是明白的。原厂车子都长一样,对许多男人来说车是个性的延伸,总想怎么让它出众些。观感上的小改变我也许还愿意,比如说喷漆、贴纸,…

热带城市比较堵车吗?

热带城市比较堵车吗?

我的表姐是导游,最近领团乘巴士北上泰国,耗了24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在海关堵了最久,泰国大城市的交通堵塞也是“举世闻名”的。我记得很久以前读过一段新闻,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