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拉大

风雨中的拉大

马华中委拿督周国和说,马华并没有向拉曼大学学院学生传播其政治思想,学校是由独立专业团队经营的。它没有这么做,但…

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我的创作歌手脸友布莱恩.歌美士,专写反映社会民情的歌曲。最近他说出了我的想法:有没有这样的人,在沙亚南开车找L…

该如何让孩子免遭性侵?

该如何让孩子免遭性侵?

什么样的人会性侵九个月大的女童,甚至把她害死?一个吸食冰毒的人,啊不,人渣。最近性侵丑闻接二连三,团康导师涉嫌…

大麻合法太麻烦

大麻合法太麻烦

我做梦也没想到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居然建议把大麻、吗啡合法化,马青柔佛副团长张家名发文告说这是愚蠢的做法。我惊…

开门

开门

遇到健谈的Grab司机有时很烦,你就想静静的坐一趟车,但对方喋喋不休,自己不搭腔又好像很不友善。可是我却很乐意…

我们来“烟酒烟酒”一下

我们来“烟酒烟酒”一下

政府有一类措施,是“无法”批评,甚至是“不容”批评的,那就是禁烟、调高烟酒税。抽烟有害健康,二手烟难闻的气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