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神与大师

歌神与大师

大多人只在私下讨论胡德夫在花踪颁奖礼上演唱《花踪之歌》的事,那毕竟是个文学的舞台,也许大家都比较厚道,也许圈子…

“行过生花柳,坐过生爱滋”

“行过生花柳,坐过生爱滋”

我没告诉过谁,怕别人笑我肤浅。我是因为区绍熙书稿中的这句话,就大致上决定了必须出版他的《港产片真巴闭》。如此形…

为什么我厌恶中秋
|

为什么我厌恶中秋

这是《 为什么我厌恶……》系列里11篇中的第9篇

你以为嫦娥是心疼黎民百姓才偷吃灵丹的?我呸。后羿若真是暴君,西王母干嘛要送她长生不死药?说不通。嫦娥这天下第一…

选择你自己的历险记

选择你自己的历险记

“如果你选择略过六年级直升中一,请前往第11节;如果你要多读一年小学,请看第12节。” 我不记得自己读过的第一…

那些即将发生的旅程
|

那些即将发生的旅程

我深深吸一口气,摇摇头,知道自己断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最初收到郑秀兰女士大作时只有三篇,读了一篇便知无法抗拒,…

神秘之歌

神秘之歌

黑胶的黑溢入空气,白昼变成黑夜。唱片旋成漩涡,像催眠,不知是梦是醒。这些神秘的歌,这些迷离的诗句,飞尘般黏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