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欢马来文

我也喜欢马来文

早在首相伊斯迈沙比利强推国文之前,我已自发地重新开始阅读马来文书籍。怎么说重新开始?因为离开校园后就鲜少接触。…

工程超贵,未必因为贪腐

工程超贵,未必因为贪腐

政府听起来离谱贵的工程常常发生,比如最近反对党议员林立迎质疑隆市政局用3千万换200支灯柱,如果此事属实,那个…

盆舞节纠纷的隐忧

盆舞节纠纷的隐忧

穆斯林能不能参与盆舞节表面上是别人的家事,华社大可冷眼旁观。如果你觉得这种争议无稽,那是因为我们不是教徒,也许…

投机虚拟货币真会扑街

投机虚拟货币真会扑街

某友骄傲地对我说,他银行里几乎没有存款,全都存放在虚拟货币电子钱包。他打算以后给女儿的嫁妆是虚拟货币,遗产也一…

什么鬼都起价

什么鬼都起价

你什么时候想过我们会缺鸡?首相怀疑或有集团垄断操作市场,竞争委员会着手调查。槟消协主席莫希丁说早在2018年就…

让马来西亚和印尼kiss?

让马来西亚和印尼kiss?

最近达祖丁的名句就是“两辆轻快铁kiss”,百人受伤的意外,他作为国家基建公司当时的主席却等闲视之。要深切明白…

血染的三千双鞋子

血染的三千双鞋子

他窃国亿万,妻子穷奢极侈,人民把他拉下马了,但未己又重归政坛出入国会。尽管官司缠身贪污罪成,上诉期间仍无阻逍遥…

戴着口罩起舞

戴着口罩起舞

两位年轻舞者约莫二十岁,舞衣已卸妆未卸,人群中轻易认出。啊是人群,久违的人群,聚集在蒲种宏愿公园的“艺起动”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