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从通报、生活报到中国报》

序《从通报、生活报到中国报》

约2004年,我对创业守业之难深有感触,遂想起已逝的公公,当年是如何白手兴家的呢?我小时候不常与公公见面,而且…

朗诵一首诗的原则问题

朗诵一首诗的原则问题

感谢左行风在9月14日副刊“阅读马华”发表<一首诗的原则问题>,指出我在《声音的演出》选诗的原则有…

突然想谈谈《突然我是船长》

突然想谈谈《突然我是船长》

我有两个方式谈我的第一本散文集,先消灭第一个:“读第二行就跪着掉泪,太感动了!不读后悔一辈子!” 那是彻头彻尾…

寻找《心灵地图》

寻找《心灵地图》

有的事情一定要经过许多年以后,碰过许多钉子以后,跌倒无数次以后,痛过以后,哭过以后,才会明白。在这之前,释迦牟…

我们都《还在学》

我们都《还在学》

朋友李国煌送我一本金惟纯的《还在学》,副题“成功不是你想的那样”,当时事忙,心想有关成功学的书自己也读了不少,…

不要买那些“续集”书!

不要买那些“续集”书!

作为网络书店经营者,居然劝你不要买某一类书,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有店卖的可不只是书,而是阅读经验。书海茫茫…

金星炸火星

金星炸火星

男人本来能活120岁,就因为女人难搞,所以又烟又酒,不到七十就死掉,故说“七十古来稀”,早死早解脱。你看,高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