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人生顶肺

不要高兴得太早?

对于前首相的案情我本抱“悲观”,始终以为所谓正义是由当权者定义的,万未想到罪名能成立。艺术家社运分子法米惹扎数年前因画纳吉小丑图而被控,如今他表示总算…
more 不要高兴得太早?
Posted in

酒吧即景

–除了账单,这城堡座落在现实以外摇滚如野马昏暗中少女骑着不驯的音乐被节奏抛动酒和唾液湿透衣襟,那唱片骑士只余干咯的喉头在音量容许处呢喃无所…
more 酒吧即景
Posted in 散文 新闻评论 笑话

谷歌说我抄袭?

应该没有人特别注意到吧,今天我没发专栏稿,没评论什么,而是发少时的旧诗作……应该没谁care。报章还是刊登了专栏,但我暂不能发在部落格。 事缘上周我申请…
more 谷歌说我抄袭?
Posted in

预言

下一位 赤发赤须眸间仍透着几许向日葵的狂意一个画家抚着完好的耳朵走入 请坐今天我们分析你割下耳朵的动机 墙壁大的荧幕落下映现大大的脑镭射笔的光点在最阴沉的部…
more 预言
Posted in

报告

防范计划犹在实行想不到…意外…不幸…伤亡人数大约大概将进行更多研究…研究经费…人手…下一次再详…下一次小结…Act of God喝酒去!3/25/1996…
more 报告
Posted in

生日礼物(完结篇)

我回来时妳的笑容桀丽有人已把妳碎落的记忆一点一滴重新燃起一夜一点交还夜空排作一双比邻的星座我遂携明月离去把整片天空还妳彻彻底底1/30/1996…
more 生日礼物(完结篇)
Posted in

饮歌记

天籁以外 混沌以外天狼最狂的时刻妳的笑语和琴轻轻盈盈待海的歌都沉淀为沉甸甸的心事我守着风起 听风过山林沙哑的嗓子唱出词意晦涩的歌曲犹如一首怕被读懂的诗在夜…
more 饮歌记
Posted in

乡愁

乡愁很贵电话单最清楚沉重地按着我的手忍一忍29-02-96 后记:当年越洋电话是很贵的。…
more 乡愁
Posted in

路见不平

–记公路上一个洞 插了两根树枝有人看不见掉了下去竖了一个路障有人煞车不及掉了下去盖了一片铁板有人无心撞开铁板后面的掉了下去 竖数个警示牌围…
more 路见不平
Posted in

展览

–老外访马记之三最高科技的艺术品前凹后曲从中扭折被揉皱的铁皮偶带血色日产到马赛地夹道陈列飘摇烟雨 时速百四我的计程车司机装作不谙英语飞赴另一…
more 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