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Aug
2020
Posted in

流星

载太多人的祈愿
自己的,却迷失了
过重的一生
就此殒落 11/20/1992…
05
Aug
2020
Posted in

反常

凌晨谁轻轻
轻轻的为含羞的垂柳
戴上一串露珠?
空气里满溢我眼神的羡妒
和祝福 不信任蝴蝶的飘忽
对花的叮嘱重复了一个上午
白天尽在太阳的热忱下感伤
关于它和月儿永远…
05
Aug
2020
Posted in

我爱妳

用温热的眼神
和隐约的话语
是故意不懂吧?
妳投我以甜甜的笑
自他怀中 只敢作诗的题目
一生也说不出 07/03/92…
05
Aug
2020
Posted in

大战

一声轻描淡写的号令
按钮
就一座城市 连惨叫和哀号
也听不见 93…
05
Aug
2020
Posted in

等妳给我一个题目

许是在北极等冰溶化
哆嗦在寒风里等云回家
也许太阳爱上月亮本就是错误
等着见面却永远海角天涯 许是在沙漠等种子发芽
毒日中等一场冷雨洒下
命定飞沙中认不清飘泊的沙…
05
Aug
2020
Posted in

我在

电影院一场肆意的狂笑
快餐店一回无聊的闲聊
过后,妳是不是独自
穿过夕阳余 晖擦过无数匆忙的肩膀,穿过
不知始末的悠悠长街?   风循妳的脚步
  把妳的怅然一…
05
Aug
2020
Posted in

橡皮筋

系着妳我的,是一条
顽固的橡皮筋
越远
越紧 95…
05
Aug
2020
Posted in 鸟人鸟语

不戴口罩的坏宝宝

本月开始强制在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我完全不抗拒,因为我们就是一群必须要让政府妈妈严管的坏宝宝。纳吉案判决日,法庭外谁还记得社交距离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