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断舍离,Bro?

什么断舍离,Bro?

我想象,假如事件男主角是我,抛弃珍藏几十年的东西,绝对绝对不是因为相信什么断舍离。 林金城曾经告诉我一段和某僧…

我是个行销定位失败的例子

我是个行销定位失败的例子

多年前就有个朋友问我,我究竟算是什么东西?他并无贬意,而是看到我的部落格上除了中文还有英文,于是好意提点我关于…

《买书撑大将》

《买书撑大将》

2020,是个艰辛年。 年初起,COVID-19肆虐,对经已艰辛的本地中文出版业,可谓雪上加霜。我们面对库存压…

“赤壁”之战

“赤壁”之战

我是透过朋友的脸书才注意到一则新闻,从照片上看,马六甲一些老街墙上画了壁画,画中有哆啦A梦、Minion等。这…

鬼仔变鬼佬

鬼仔变鬼佬

我对老街没太深厚的感情,那是因为我并不曾在那里生活过,但那是祖辈活动的地区。我不知道老街算不算法律上应受保护的…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导演丝毫没有掩饰地明说,诗人不是演员,短期内定无法把我们调教成合格的表演者,这样的演出会砸了他的招牌。我丝毫不…

魔诗
|

魔诗

我已记不起诗人的轮廓,就算凝视照片也想不起他二十年前的样子。当时见面,应是在苏丹街附近的大将书行,洛夫应邀来马…

陈氏书院的LED

陈氏书院的LED

约30年前,动地吟的前身“声音的演出”便是在陈氏书院办的。月光下诗人傅承得、游川等对着两百观众吟唱家国诗曲,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