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行销定位失败的例子

我是个行销定位失败的例子

多年前就有个朋友问我,我究竟算是什么东西?他并无贬意,而是看到我的部落格上除了中文还有英文,于是好意提点我关于行销定位的考量。假设我是一件商品,周若鹏是品牌,要怎么简单、清晰地让顾客知道:我是什么?

定位是让品牌在市场上、在消费者(和读者)的脑中有“一席之地”,消费者一看品牌就知道它是干嘛的,究竟关不关自己的事。比如说,AirAsia = 廉航,我旅游要省钱,非选亚航不可;像我那非头等舱不坐的亿万富豪朋友,便不予理会;Apple = 高品味科技产品,品味追求者便不惜付出更高代价购买,而像我这样的高功能、高性价比追求者(简称吝啬)就嗤之以鼻。这些品牌都有清楚的定位,让它们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开始时我是个诗人,后来我变魔术,有人说我是魔术诗人,这都还好,毕竟还算在文学艺术的范涛。但同时我也创业,经营几家公司,商人应该比较务实才是,诗人浪漫的形象其实有冲突。那几家公司有科技、有出版,看不出我究竟专长是什么。而且,这老板居然业余到别人的派对变魔术娱宾,感觉好奇怪,尽管那确实是我的兴趣。


撇开商业不谈,就算在文字圈里我的形象也很模糊。我写诗,同时经营几个专栏,两性我写,车评我写,兼谈时事,但没有一项能称得上专家。我的书原本想用“杂八郎”作书名,后来发现别人用过了,只好变成《杂乱有章》,我就是乱七八糟的,但又不至于全无章法。

林金城是知食份子,周志强是理财专家,东尼.罗宾励志,金庸等于武侠小说,这些作家都定位清楚 ,在各自领域中成绩斐然。像我这样什么都沾个边,是非常不智的,我是个行销定位失败的例子,没人知道我干嘛的,后果是无论我说什么都难取信于人,卖东西也难卖得动。

要扭转已成型的印象得耗费九牛二虎之力,如果能够重来,我应该会有所取舍,不会什么工作都接。不管你要建立个人品牌也好,企划公司定位也罢,请你一开始就厘清定位,不要重蹈我的覆辙。重来是不能够了,所幸我并不介意,人本来就是多面的,能不设限地乱展拳脚,也很开心。

(我其实绕很大一个圈夸自己十项全能,有看出来吗?)

2021.10刊于新生活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