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师如何帮帅男脱单

风水师如何帮帅男脱单

Jack单身是不可思议的事。他是金城武等级的帅气,而且打扮时尚。也难怪,他是城中知名的专业摄影师,品味自然超卓。艺人名流拍照都找他,价格不菲,看他的跑…

爱情科学家

爱情科学家

爱情这回事有点像宗教,你相信就有,不信则无。它只是个概念,是无法测量的感情,但我老觉得有的女人把它当科学看待,用科学的方法一再想要证明些什么。怎么说呢…

养男如狗(但别让他知道)

养男如狗(但别让他知道)

我曾说“养男如狗”,训练狗狗要适时给予奖励,那么它就会继续做你要它做的事。狗狗有外出玩耍的需要,所以要“放狗狗去玩”。有时候我会以为自己写男人太主观,…

养男如狗

养男如狗

阿毛爱上阿君,使出120分的气力百般呵护。阿君要去哪里,阿毛载送;东西坏了,他安排修理。阿君是银行业务员,阿毛贯彻“有异性没人性”的宗旨,把所有朋友都…

为什么我害怕女性主义者

为什么我害怕女性主义者

辗转听到某知名女作家给我冠了个称号:“马华文坛第一沙猪”,但我找不回相关脸书动态,因此无法证实,名字就不提了。

“沙猪”,乃男性沙文主义的俗称,也就是大…

懒,原来不是我的错

懒,原来不是我的错

今早在我做运动累到要死的瞬间,有一道光从天堂照下来,突然领悟了一些事。(也可能是地狱,因为热辣辣的,像那晚夜归被怒火烧伤的感觉。)我明白了为什么我那么…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