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 of IPA
男念的经

最后的游乐场

这是难得的酒聚,男人帮,有情场老手阿村、卢克,还有情场奴隶阿茂。我密谋把话题引向女人的需求,自从花花卢克“抢”了小黄女友媚儿,我一直纳闷究竟女人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喜欢这个有家室的花花大叔。在我的认知里,女人是求安定的,而卢克是全世界最不靠谱的男人,最高纪录同时和五个女人交往。为求效率,他曾在一天内在同一个地点、不同时段约会五人。

“只要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存在,就可以了。”卢克说。

“纸保不住火!难道你不曾失手吗?”阿茂不以为然。

“失手,有啦。麻烦一点,哄一下就没事,有事的就分手。”

阿村虽说和三十几人交往过,但和卢克不一样。无论交往时间长短,当下他都全心相待,以“永远在一起”为前提(不代表要结婚)。女生会喜欢阿村,这我能理解。女生喜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阿茂,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会有女人喜欢卢克?

just married couple in wedding rings
Photo by Barna David on Pexels.com

“因为我有趣!”卢克肯定的说。

最主要的,大概要数他舌灿莲花的功力,却非言辞空泛,卢克爱读书,学问渊博,说话很有营养。他因为飞机师的工作见识很广,话题自然多了。他喜欢运动型机车,曾经单骑游遍中印半岛。偶尔载女伴出游时高速飞驰,对很多人来说是新体验。他的生活品味也比一般男人讲究,我到过他家,连座机电话也设计新颖,马币过千,我问他这东西已经很少用到了,何必花钱,他说这样好看。他收入丰厚,出入高级餐厅没问题。可是,他说这些还不是他最有趣的地方。

“比方说,我远游前在女友家摆满鲜花,让她一开门就看到。”
“女友和家人外出旅游一周,我写好七封信,手写的噢,让她一天拆一封。”
“女友生日时正好独在自国外公干,我突然飞到和她庆生。”
“无端端送礼,这种惊喜是小儿科,我的可是自己的手作。”
“你会不会在下雨的时候,特地给女友送伞?”

阿村举手投降:“妈的,没你的钱,没你的闲。”

“我还是觉得,全心全意就行了,这些花样都不踏实。”阿茂说。

卢克呵呵:“一心一意是你的强项。”

我问:“这些都是短暂的啊,女人不是都求长远安定吗?”

“是啊,一般上来说。”卢克往椅背一靠,双手放在后脑勺,说了他的金句:”我是游乐场。”

purple lighted ferris wheel
Photo by sergio souza on Pexels.com

卢克继续说:“安定很沉闷啊!不管男人女人,都偶尔要去游乐场,玩玩鬼屋、过山车。你不可能在游乐场安定的住下来,你还是得回家,但你需要游乐场。”

众男沉默半响,卢克似乎说对了一些什么。我最近还听说一个故事,一空姐问我朋友,她有两个追求者,该选富有而自我的,还是平凡但深情的?朋友解释了一堆,最后空姐才说其实她已婚。至于其他女人出轨的事,听了不少。我不喜欢“出轨”这个词,生命的轨道是谁设定的?难道不是自己?如果这样,无所谓出轨不出轨,只是在选择方向。

阿村问卢克:“你到底有过几个女友呀?”

“绝对不比你少。”

“到底多少?”

“多到会想不起名字。”

我爆笑,想起卢克给我瞄一眼的笔记,里头尽是女人名字和资料,大概怕叫错还是记错什么细节。

阿茂问:“我追一个已经累死了,怎么可能?”阿村点点头,望向卢克。

“因为你在追呀,我让她们追我!”卢克呵呵大笑。

“我看,明明是你在追女生。”我插嘴。

“表面上好像是。但每个人都有弱点,呃,弱点说得不对。”卢克思考了一下:“应该说,都有欲望、有幻想,希望自己更有吸引力,希望更富有,希望被疼爱,希望生活更好。我为每个女人建不同的游乐场,在里头她们看到想要看到的自己。”

“幻觉罢了!”阿村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

“人生不就是梦一场?不过,年轻人听不懂。”

有一个问题我不敢问卢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敢问,因为弟兄聚会只求吹牛,不会真正谈心,谈心是很别扭的。不敢问,因为那动机可能很可鄙,逼卢克挖掘自己最内里的污垢,而这些污垢,很可能也隐藏在这里每个男人的心里,可能隐藏在我的心里,我怕卢克掏出来的,其实是我们的不堪。

“嗯,你中年危机噢!”阿村调侃卢克。

卢克喝一口酒,叹气:”也许吧……”

“这是我最后的游乐场。”

Similar Post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