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鹏党专区

18
May
2009
Posted in  鹏党专区

评析《献给昙花》

咏花甚难,和爱情一样,千百年来被写了无数遍,要不落俗套实在不易。写昙花往往离不开慨叹其短暂的风华,这首诗尝试注入一些新元素,如共赏昙花的友人,并多着笔於花的开放。但是,焦点处理不当,因而模糊,诗味被冲淡了。我且谈谈如果依循原作的诗思,如何再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