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为什么我这样写《消失的魔术》

这是少有的,写作时完全没考虑结构和技巧的文章。那是隐藏的痛,必须写出来,对我来说写作是自我疗愈。写就是了,写写写,把记忆和感觉统统倾倒出来,写了九千字,我不曾写过那么长的散文。我很不愿意回头看,但既然我认为自己这辈子再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也不希望再有需要写这样的文章,也许能试试理智看看这文章是怎么发生的。By the way,《突然我是船长》的书名,就是因为这篇文章而来。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去莫留情》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去莫留情》

创作之初,我先在脑海中建造画面,然后依据这个画面,故事通常就会自然成型。比方说我想象的是树影中独奏的琴师,这人究竟为谁抚琴呢?也许是期待远方的知音,后来这位知音应该会出现,却不能留下,故事以惆怅结束。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让每一个人回家》

为什么我这样填词《让每一个人回家》

我重复地听着旋律,只有旋律,究竟每个音符里应该嵌入什么字呢?这过程真有点像玩拼图。至少,思考方向是有的,这是为槟城水灾灾民筹款的歌。那么,我应该把画面清晰地描绘出来,让听者感受灾民的窘况。因此,第一段就有了这样的画面……
为什么我有时候笔调嚣张

为什么我有时候笔调嚣张

有人留言说我文笔嚣张,我本来怀疑他说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和我名字很相像的人,最近实在叫我头疼。认识我的朋友应该知道我不嚣张,但我的某些文章的确会予人嚣张的感觉,可是,那是我刻意设计的。为什么要这样写呢?
为什么我这样写《大马官斗剧:演戏攻略》

为什么我这样写《大马官斗剧:演戏攻略》

连评论文章也能谈写作技巧?这不是文学的事情吗?写评论文章,文学技巧更重要,否则硬邦邦的,很难读。Malcolm Gladwell说,你可以发表歪论,甚至可以错得离谱,但至少你的文章必须要“有趣”。这篇文章第一次用上了Gladwell的技巧,我过去从来没想到过的……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