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欢马来文

我也喜欢马来文

早在首相伊斯迈沙比利强推国文之前,我已自发地重新开始阅读马来文书籍。怎么说重新开始?因为离开校园后就鲜少接触。

前阵子首相要把马来文列为东盟第二语言,首席秘书莫哈末祖基阿里提议强制公务员使用国文;上个月又说打算修订1959年国家语文出版局法令,对付错误使用马来文的行为,后来语文出版局主席拿督斯里阿旺沙里安澄清,修订法令仅对付“不尊重”国文者,并不是拼错字就要坐牢。

亲爱的官爷们,你们明白为什么我马来文不好吗?除了小时候缺少使用国语的环境,最主要的影响来自课业压力,读书是为了考试过关,是被制度逼着去学的。其实这情况也不限于语言科,难怪很多人离校后读过的东西通通还给老师,甚至连书本都不想再碰。


当年我最喜欢的科目是华文和数学,为什么呢?在老师引导下我发现了华文之美、数学之秒。数学于我最特别,虽考得极差,但热情不减。我重拾马来文的理由也一样,某日经过书局时随手拿起一部马来文诗集翻了一翻,作品居然把我摄住了。我的国文程度明明只是一般,竟无阻体会诗境,我遂买下诗集。

后来我还见识了马来语诗歌朗诵,声音的质感和英语、华语都截然不同,别有魅力。我开办华语诗歌朗诵会【诗无jidan】时总尽可能邀马来诗人、作家跨界参与,让华人读者多接触如SM ZakirSheena Baharudin等作家。我有幸翻译过Faisal Tehrani的作品【屋后的华人肥佬】,希望华文读者也能读到国文佳作。可惜我力量有限,资源有限,能达到的效果也不显著,但在平日若遇到对国文有误解的朋友,总会尽量分享我自己所见识的马来文之美。

我们需要的不是什么法律来强制人民尊重国文,这就像以前求学时的考试压力,并不会使我们更亲近语文。政府该做的是像我当年的老师那样,引导人民去发现语言之美,鼓励阅读;创造平台和机会让各族交流,并支援这方面的活动,比如说华文作家协会曾开办马来文学班,便十分值得嘉许。

我的马来文依旧不好,平常书写公文后总要请同事过目才放心发出,直到有一天他说其实我还行,不必每次劳烦他检查,我心里高兴得很,唯仍有自知之明。尽管如此,我还是由衷地欣赏马来文,平日尽量读、写、说,并不需要法律来约束我、规定我必须尊重它。我深信,国文本来就值得尊重,语文之美所散发的芳香,只要不给它架设牢笼,自会散发四海。

2022.06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