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后的华人肥佬

作者:Faisal Tehrani 译者:周若鹏

上周星期天,2月29日,发生了一件事。

你的住宅区内住着一家华人,有人告诉你,这家华人早上吃猪肉,中午吃猪肉,晚上也吃猪肉。那家的女人穿暴露大腿橘皮的短裤;每天下午总带着一只毛茸茸的狗任它在住宅区内大便。

他们不太会说马来话,还把孩子送到加影的华校。你真的觉得他们很恶心,甚至有人说他们傲慢、不合群,你怀疑他们究竟在马来住宅区干什么。

日复日年复年,你对这家华人的厌恶愈深。那男人挺着圆滚滚的大肚腩,说起话来声音就像小叮当。那华人肥佬。

上周星期天,2月29日,发生了一件事。下午你正在跑步,大约五点,你在跑道旁发现一个厚厚的信封。你打开,里头是一大叠钞票,超过一万令吉。信封上有华人肥佬的名字,还有他的地址。

内有字条说明这是付还承包商的酬劳,这钱肯定是那华人的。那老婆穿短裤暴露大腿橘皮的华人,任毛茸茸的狗在住宅区内大便;那孩子在华校上学的华人,不会说马来话,爪夷文更甭说会写了;那肚腩圆滚滚、声音像小叮当的华人。那傲慢的华人。

这信封显然是那华人肥佬的,那不合群的邻居,不懂得对马来人友善的邻居。那看起来不在乎世界在发生什么事的华人,穆斯林在印度被莫迪残杀,穆斯林在新疆遭迫害。

你带了那些钱回家,尽管钱是在路边捡到的,尽管钱是那华人的,那华人肥佬,那声音像小叮当的傲慢华人。

你还是把钱带回家,钱现在是你的了。这是偷窃吗?不算是。钱是别人掉的,别人的,那华人的,现在这钱是你的资产了。因为遇到机会,遇到机会就要抢占。上周星期天,2月29日,发生了一件事。

这钱并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你也没刻意去找,不过它就这样来到你面前。而且,你能用这些钱救国,总会有很多办法的。你没要这些钱,你是无意间发现的,这叫天赐钱财,你回家,把钱带回家。

你祷告感恩,捡到你不曾渴望的钱财。

然后,上周星期天2月29日,还发生另一件奇怪的事。不知何故,熊猫外卖送餐给你孩子,他并没有订餐。因此,肯定是送错了。或许刚好名字相同,或许粗心读错地址,又或许是别人为你和家人订的,可能是你刚从杂货店回来的妻子。你没多问。

很怪异的,熊猫送餐员从后门送餐,不走前门大路。你的孩子以为是你订的,没多问便收下,反正食物也已经付钱了。

于是你就吃这些熊猫外卖送来的食物,那是五六包羊肉黄姜饭。你口袋里装着很多钱,本来是华人肥佬的,现在是你的。这天是2月29日。

妻子回来时碎碎念,她让你看在社交媒体上的视频,一个你认识的人,一个“有威望、有诚信”的人,正祷告感恩,在夺取别人的权益之后。妻子唠叨:“厚颜无耻,叛徒,骑在蛇背的青蛙。”

然后还有另一视频,另一男人坦言长达一星期的“夺冠之斗”终于有成果了。

你的妻子看见一桌的黄姜饭,感到惊讶:“哪里来的?”

你答:“天赐的。” 妻子见你把灵魂与躯体搁放两旁,手抓口咽的把食物吃掉,一脸愕然。

妻子坐到你身旁,用不寻常的语气说:”宴会没邀我,宴会的食物我也不会吃。“

你吞下最后一口,洗手,到楼上睡房,坐在床边一阵子,看手机里社媒的新闻。有一则视频,一个你认识的人 — 有威望、有诚信的人 — 在夺取他人权益后祷告感恩,不知何故那祷告感恩的视频很让人不安。上周星期天2月29日,发生的就是这件事。

傍晚你在祈祷室和大伙儿一起祈祷。许多马来人为即将来临的改变而开心,有人说这下好了母语学校会关闭;有人插嘴,这下好了谁偷窃要砍手;他们都很欢喜,云顶赌场和莎亚南皇帽酒厂会停止营业。

不知何故你想起童年的事,你带了五毛钱回家,骄傲的拿给爸爸看,那你捡到的钱。你打算明天拿到学校去买冰淇淋。

不过,爸爸怎么说呢?

“我们不把路上捡到的东西带回家,不管任何理由。”

你问爸爸:“就算是为了救国?”

爸爸只是摇头。

“就算这钱是华人的?”

爸爸更是摇头。

爸爸说:”就算有无神论者,国家仍能继续发展;不过如果有小偷,就不成了。“

你回家找妻子,孩子正在做功课,妻子正专注地看Astro Awani。政治上发生了重大变化,妻子一再失望地说:“我们不拿别人的东西。就算我们讨厌他也好,伊斯兰没教人拿别人的东西。”

不知何故父亲的记忆触动心灵,你抽泣,像YB哈斯努那样抽泣。你站起来,掏出那装着钱的信封。

你步行前往华人肥佬的家,那傲慢的华人;那别人说早午晚都在吃猪肉的华人;那女儿穿短裤暴露大腿橘皮的华人;那老婆带着毛茸茸的狗任它在住宅区内大便的华人;那不太会说马来话的华人;那还让孩子到加影华校上学的华人;那让你非常恶心的华人;那不和人交往的华人;那叫你怀疑究竟在马来住宅区里干什么的华人;那自22个月前搬进这住宅区的外来者,越来越华人的华人;那肚腩圆滚滚、声音像小叮当的华人。

你抄后巷,敲厨房后门。华人肥佬开门:“哎呀哈芝为什么从后面来?从前面来啦!这门锁死了,不要让坏人进来偷东西。”

你点头,重新再走,华人在前门等候。

你递过装着钱的信封,说是在跑步时发现的。你说这才是最道德的做法。你说你想起先父,你带了五毛钱回家,骄傲的拿给爸爸看,那你捡到的钱。你本想隔天拿到学校买冰淇淋,不过,爸爸怎么说呢?

“我们不把路上捡到的东西带回家,不管任何理由。”

华人肥佬觉得讶异,深受感动。“哈芝真是好人。”华人说。

“原来马来人也还有好人。”他加了一句。

有些人遇到抢劫的好机会,一定会做。那样的人总有万般借口,就像你问爸爸:“就算是为了救国救民?”

那深受感动的华人拥抱你,那一刻,你任由自己被华人肥佬拥抱。那是个奇特的经验,一个非常超现实的状况。

你回家,妻子还在看电视,孩子正准备吃黄姜饭。老大用汤匙拿了一口,老幺正吃着第一口,你厉声:“别吃这黄姜饭!”

屋里的人错愕,你说:“别…… 别吃,不是我们的,不知道是谁的,送错的。”

“就算有无神论者,国家仍能继续发展;不过如果有小偷,就不成了。”爸爸的话触动你的鼓膜。

电视上正播放特别报导,妻子喋喋不休地在说关于道德,关于背叛,关于好人和坏人之间的差别。

“我知道有人生气我,叫我叛徒,我不是叛徒,我的用意明显,我在这里是为了救国。”

那晚梦见爸爸,他带笑而来,只简单的说:“哈芝真是好人。”

不知何故,许久不曾有过这么一刻,你终于感觉安宁。你在半夜醒来,你觉得轻松,仿佛童年时那五毛钱的负担卸下了。

你听见自己的话在耳边回荡:“我们不把路上捡到的东西带回家,不管任何理由,不管任何理由。”

上周星期天,2月29日,就这件事没发生。

2020.03.14刊于星洲

原文 Cina Gemuk Belakang Rumah于2020.03.05刊于Free Malaysia Today

(感谢林宏祥愿意抽空当我的翻译顾问。)

相关文章: 校外的华人肥佬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