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政府很想取消汽油津贴

Image by rawpixel.com

马来西亚是世界十大油价最低的国家之一,说的是RON95。最低是委内瑞拉,目前每公升RM0.10,5令吉你就能打满一缸。现在我们油价低是因为有政府津贴,但我想再问一下:为什么要津贴呢?

很久很久以前我国发现油矿,成为重要石油出口国。国家有赚自应惠益百姓,有好些年我们都享受着每公升不到两令吉的幸福日子。童话故事发展到这里一定就是“好景不长”,2014年政府披露我国已变成汽油产品入口国了。但早在2010年纳吉政府已开始计划逐步取消津贴,趁2014年国际油价走低的时机实施,加上对B40补贴,人民感受的冲击并不大。

我也不喜欢贵油,但必须承认这措施是正确的。津贴扭曲真实成本,变相鼓励买车,助长碳排放。然而希盟执政之初为讨好民意又重新津贴,我们一下子又上瘾了。财长扎夫鲁估计今年汽油津贴将达280亿令吉,这数额足够建15家医院,60所学校,150公里道路,政府怎会不想取消津贴呢?


但人民不是这样想的,我只知道你让我买贵油,我就讨厌你。苏乌战争导致油价攀升,如果真无补贴,RON95会飙到每公升6令吉。打满一缸要200令吉,几近民不聊生了,至少情绪上这样觉得。大选就在眼前,政府真敢取消津贴?

要重新戒掉“津贴瘾”,和戒烟一样要循序渐进。于是,贸工部长阿兹敏重提选择性补贴,宝马和灵鹿车主不能享有相同待遇。说“重提”,因为这在希盟执政时就建议过,只是拜阿兹敏之流所赐来不及实施。自有人认为此举不公,高收入群缴纳更多所得税,怎么反而不能享受津贴呢?不管这些人怎么嚷嚷都好,毕竟占选民的少数,对未来选情影响相对小,当然先找他们开刀,以后再慢慢全面取消。

但中产阶级需要担心很快就得买贵油了吗?也未必。要辨识什么人什么车能用什么油,得改变添油机操作,变更付费系统,牵一发动全身。我们连新加坡车都阻拦不了,又有什么办法阻止本地人?况且,到那时候自然会有人改装灵鹿,一次过能打两百公升汽油,然后在黑市兜售。选择性津贴恐怕还是嘴上说说,然后不了了之。

说回委内瑞拉,在2018年以前5令吉能买的不只是一缸汽油,是350万公升,等于90辆油罐车的量,和免费差不多。但别羡慕,那年通膨率是13万巴仙,假设年头面包一块钱,到年尾你要中彩票才吃得起,而那里人民平均月收入只有美金5块钱,吃不起麦当劳儿童餐。这个石油储量世界第一的国家正经历政经危机,便宜汽油不是幸福的保证。

无论如何我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如果新加坡的邻国不是马来西亚而是委内瑞拉,会怎样?长堤会断掉吗?

2022.06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