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别随便拿

柑,别随便拿
这是《 粗话》系列里5篇中的第2篇

居然连媒体记者也来问:贵社的“柑你拿”帆布袋惹网民群起而攻,请问有何交代?我啼笑皆非。感谢朋友慰问,其实我没因此特别难过,就像讲了个冷笑话无人反应,一阵尴尬罢了。比较让我感慨的是,我个人一天内接获的读者、媒体询问以及订单,多过6年来任何一本书。

约莫6年前我接手大将出版社,朋友问我想怎么做,我答:我要毁掉大将。那是开玩笑的说法,意思是企图打破固有形象,重建品牌。我们不自限于政经文教,可以有更多年轻的活力。要说活力,靠我这种半老的家伙是不行了,只有靠大将年轻的团队,让他们尝试。

这帆布袋是年轻人The Story的创意,我看着非常有趣,觉得大多数人会喜欢的。但我不是全无担忧,字面上虽没问题,但谐音总会碰触一些人的禁忌,是幽默还是粗鄙有时只在一线之间。以我度量,那是幽默,但别人在不同的情境下接触,观感或有不同。我们一起稍作思虑,决定帮忙卖——柑你拿,做吧!

部分读者的批评都在两方面,一是低级趣味,二是侮辱女性。趣味低级不低级,见仁见智,就算低级,也不见得就是错,但问题是大家对出版社有了既定印象,以为必是正经八百。说要重塑大将品牌,不代表本来在做的事情通通颠覆,我们依然出版文学、教育、财经、励志,但我们也尝试娱乐、旅游,甚至英文。我们有正经八百的时候,也有轻松搞笑的时候。


至于侮辱女性,字面上没有,思想上也没有,因为出发点是幽默,因此不曾联想到女性,至于观众要去到怎样的终点,那在我的意料之外。对于粗话,我有些“心得”,从年轻时的严重语言洁癖,变化到后来明白语言只是符号和工具,在适当场所用适当的语言就是了。我反对电检局审查语言,不阻止《诗无jidan》朗诵会的表演者用粗话,那只是一种表达情绪的方法。

你有没有察觉:骂粗话的人,在脑子里并没有浮现字面所表达的场景。当我骂“干你”,我其实真完全没想干你,只希望你自己走着走着会遭遇一些不幸事件罢了。

我们沮丧地把喜欢的商品下架,谁知下架后涌现好多好多支持者!我傻了眼,原来事情总有两面,有人觉得无趣,也总有人觉得好玩。但大将说了不卖就不卖吧,请大家继续支持原创者The Story

这堂课给我在行销方面的教训很模糊,一件事由形象不符的人或公司来做,反应可能很负面,但这些冲击却会引出支持者讨论,让它变得更热烈,现在连台湾都想跟我们订货,但我们不卖了,就算现在眼睁睁看产品卖到爆灯,我始终支持大将同事的决定,同进同退。

最后,我不确定自己学会什么。我期待那些不想我们卖布袋的朋友,多买些书。恭喜发财,柑看谁要就拿。

2022.01刊于中国报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