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jigsaw puzzle illustration

唱粗口歌有什么问题?

我有一个好朋友,传说半只脚踩在黑道,他死不承认。和他说话,如果有半句话没夹粗口,我会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看医生?他把妈妈丢过来的时候,我又放心了。

说粗话好吗?以前我有严重的语言洁癖,后来想法变了。语言是工具,面对不同的境况,要能灵活运用不同的语言,就像转螺丝用螺丝刀,敲钉子就用锤子。要和黑道老友沟通,就要参杂一点他的语言。朱浩仁制作的《白娃娃》MV最大的毛病是错判语境(context),用错工具,乖离观众的预期(expectation),制造让人不愉快的突兀感。


不是吗?黄明志骂粗话好像理所当然,丘光耀也是,摇滚、饶舌巨星唱粗口歌是平常事,因为大家都预期他们的行为就是会这样,也就不会特加批判。朱浩仁的MV不一样,它制造清新浪漫的氛围,然后突然杀出低级趣味的粗口谐音,观众就特感错愕。再加上那备受争议的肤色议题,当然惹网民群起攻之。

Penn & Teller: Bullshit! Season 4 - 123movies | Watch Online Full Movies TV  Series | Gomovies - Putlockers

Penn & Teller在他们的Bullshit系列中,有一集探讨粗话,结论是粗话没有道德问题,有时候还很有用。其中有一项试验很有趣,参加者把脚浸入冰水,然后计时。每位参加者都要浸两次,一次不许作声,另一次可乱骂粗话,后来发现骂粗话时都能耐久一点,原来骂粗话能耐痛、减压。可是,粗话还是不能说太多,据我推论,粗话说多了会变蠢

不管多说少说,你还是得看场合。和老友酒聚你要讲什么随你,如果你在皇宫受封时讲粗话,那是活该被拖出去斩的。和大家分享假牙写的一首诗,收录在他的畅销诗集【我的青春小鸟】中:

《卵教》
鸡拜

假牙

连题目确实只有两行,请问此刻你读了是觉得生气还是有趣?这就是context。

又:朱浩仁事件中其实最耐人寻味的是,从创作人、演员到商家,真的没人意识到这作品很有问题吗?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