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二)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二)

在谈黄伟文之前,需要再弄明白些为什么我认为林夕写得好。把这些判断断的原则厘清了,才更能说明黄伟文。首先,不一定每首歌都得是文学巨著,一首歌自有它自己的位子和受众,《好嗨哟》这类东西没有问题,唱着听着高兴就好,不必讲究什么艺术层次。要说明白为什么好,就要举一些相对“不那么好”的例子作比较。在你继续读下去以前,请注意我刚说过每首歌有它自己的存在价值,我未必是在贬低作品的整体。


有一首曾经火红的歌叫《情非得已》,这首歌走红我希望是因为曲子、因为庾澄庆、因为偶像剧《流星花园》,而不是因为大多数人以为歌词好。先看前两句“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用了很多字来说明“想念”,用的是抽象的形容词“难忘”、“迷人”,怎么个难忘、迷人?说不清楚也没什么创新。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