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三)

不拜林夕了,改拜黄伟文(三)

多年前某次同学聚会,重见中学的“初恋女友” — 那时初中二,我懂什么?很快就自以为“失恋”了,幼稚是真的,但当时难过也是真的。那美好的、年轻的愁绪,随着年岁增长越来越遥远,再也不会有。聚会结束时我对她说,我们连手也没拖过啊!她爽朗的笑了,二话不说捉着我的手,拖我过马路。“你去听《落花流水》”她说。那是没有Spotify的年代,上车后我不知怎么找来了这首歌,独自开车一路重复的听,流泪到家门。这样的歌词只能是林夕吧?噢原来不是,是黄伟文,我才开始注意到黄伟文。
 
中文成语有时候很无厘头,“落花流水”字面上如此诗意,却用来形容被打得大败、落荒而逃的样子。黄伟文用另一角度来诠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他笔下的流水又非无情,故事叙述两者相遇,但“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真的身份不过送运”,结局是很形象的演变:“水点蒸发变做白云/花瓣飘落下游生根/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若你要我举出锥心的佳句,似乎很难,但全曲聚焦于“落花流水”这个意象,用心建构的诗境把听者摄入其中,然后融化。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