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厌恶婚宴

听说小李离婚,我很生气,打电话给他:“还钱!”

他问:“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你的婚宴我付了一百块贺仪,加上我损耗的时间,再加利息,还我两百。”

以上当然有虚构成分,但想法真实。小李结婚是他家的事,作为朋友,我本不忍心去亲睹他万劫不复之始,既然他相信自己将幸福美满,邀我去花宝贵的时间见证,就该好好的幸福美满,不然就退钱。撇开我对婚姻的不信任,也撇开我对人生多变的不安,婚宴还是一场无聊的秀。

是的,它是一场秀,一场对父母叔伯兄弟朋友交代或炫耀的秀。先说“交代”这个功能,其实群发讯息就解决,犯不着劳师动众,反正就算大伙来到罪案现场,新郎新娘也无暇招待交流,最多敬酒时喝上半杯。“炫耀”的功能也可用讯息解决,就传一下那些做作的结婚照,那些比任何修图更造假的东西,我认识的小李就算整容也做不到这个样子。当然,小李没用讯息,照片要摆在餐厅入口处让大家轮流随手翻翻,也不是真感兴趣,只是反正无聊。无聊是婚宴的主题。

婚宴是极其无聊的,流程刻板。看了照片以后找座位坐下,一张圆桌围着的都是陌生人,只好礼貌而尴尬的笑笑,然后滑手机假装忙碌。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会播放新人从成长到相识的影片,配乐和其他三百场婚宴一样,因为都是婚纱公司延用的模板。然后终于暗灯,一对新人慢动作入场,像吴宇森电影的枪战前奏,大家礼貌的起立鼓掌。侍应生列队捧餐入场,可以吃饭了,吃到一半又有人上台讲话切蛋糕打扰本来就不好的食欲。

婚宴每一件事都舍得花钱,唯独聘用合格司仪这回事小气,不是随便找个朋友来做,就是用餐厅惯用的主持人,前者结结巴巴废话连篇,后者矫揉造作乱吐押韵的四字成语。敬酒仪式必然会有,台上人喊得有气无力,台下的借机把所有闷气喊出来。除非是极要好的朋友,否则我极少撑到最后,随便找个借口溜走,比如说还得赶赴另一场婚宴,左邻的猫和右舍的狗奉子成婚。

后来小李再婚,又邀我去他的婚宴,我说:“不了,上次不是去过了吗?剧本一样,换个演员罢了。”婚宴剧本无限次再循环,就好像生老病死无限次重复,一丁点新意也没有,婚宴总在残酷的提醒人生有多平凡,我们都一直刻意在做别人做过一万次的事情,尽力要求自己活成别人要求的样子。婚宴是标记你俩平凡一生的标点符号,和谁的都一样,为了去看你的平凡,值得我牺牲一晚看超级英雄剧的电视时间?

小李爆粗:“哎哟你干嘛老是这么消极?”

“当你知心朋友才直接讲真话。你下次结婚搞点新意,我才来。”

“@#¥%,什么下次?!”

不如这样,婚宴不要再请我,我的丧礼你也不用来。两者差不多一样,反正主角都不会理你。既然人不到,贺仪也就免了吧,当作和未来的帛金对敲。如何?

2017.10.31刊於中國報

0 thoughts on “为什么我厌恶婚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