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孤读

我们不孤读

最近好几家出版社,文运、红蜻蜓,包括我家大将,都在办促销自救。关于疫情和行情,唉,大家面对的压力实在不必多言。…

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张吉安得奖以前的事

张吉安,这名字最近很响亮。祝贺金马新导演的声音够多了,我不说这个。金马奖确是殊荣,但启发我的是其他事 &#82…

《两境》- 最美丽的距离

《两境》- 最美丽的距离

这天终于收到《两境》,没有预料到此书如此精致,爱不释手!我立刻联想起大将出版社数年前的试验,在书本的装帧上玩创…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

这是《 特派幸福》系列里8篇中的第1篇

在我身边的是路人甲,在等待的过程中聊了几句。我作为一个临时演员,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的,因为我无足轻重,只在剧本…

大将撑阅读

大将撑阅读

行走江湖,不可能不踩到几堆狗屎。我没得罪谁,但江湖就是这样,刀来剑往时你一不小心刚好经过。我以为自己百毒不侵,…

460汉堡事件的另一面

460汉堡事件的另一面

我在脸书重复看到友人谈460汉堡事件时,一直拒绝知道细节。疫情恶化、安华逼宫、我家大将出版社被逼低价倾销,重要…

《买书撑大将》

《买书撑大将》

2020,是个艰辛年。 年初起,COVID-19肆虐,对经已艰辛的本地中文出版业,可谓雪上加霜。我们面对库存压…

谷歌说我抄袭?

谷歌说我抄袭?

应该没有人特别注意到吧,今天我没发专栏稿,没评论什么,而是发少时的旧诗作……应该没谁care。报章还是刊登了专…

收到一封手写的信

收到一封手写的信

收到一封手写的信,曾经是那么平常的一件事。寄信的人是一位大陆老先生,女儿嫁给马来西亚人。他来马探亲时不知如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