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渣疤郎
消息 | 访谈

谁是渣疤郎

人生问题纷杂像刮不尽的胡渣才刚剃了又往脸上爬 你看不到他的伤疤只想括他两巴 廊里个郎 廊里个郎为了吃呀为了串揍…

我们的教育大未来

我们的教育大未来

这事情拖很久了。从2018年出版《困局中的大学》和《迷路的中学教育》,到2019年的《压力下的小学教育》,然后…

撑阅读
| 消息

撑阅读

我错过了一场重要的活动。 在大将推动《买书撑大将》期间,YB张念群发起“撑阅读,救书市”运动支持本地出版社,怡…

同行何必如敌国 – 我们不孤读
访问

同行何必如敌国 – 我们不孤读

最近大家似乎特别注意本地出版业如何低迷,前有大将低价促销自救,后来文运、红蜻蜓陆续发布类似讯息。其实,低迷的何…

林韦佳没有哭
杂乱有章

林韦佳没有哭

林韦佳没有哭,她在电脑前认真地哒哒哒哒地回复讯息,她一天要处理至少两百位读者的询问,一些读者等得不耐烦了哒哒哒…

我们不孤读

我们不孤读

最近好几家出版社,文运、红蜻蜓,包括我家大将,都在办促销自救。关于疫情和行情,唉,大家面对的压力实在不必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