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撑大将》

《买书撑大将》

2020,是个艰辛年。

年初起,COVID-19肆虐,对经已艰辛的本地中文出版业,可谓雪上加霜。我们面对库存压力、金流吃紧、债务等等,撑持至今已属万幸,…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

我对新的财政预算案没什么特别意见,以我这门外汉看来似乎相当完善的样子。我本来想学反对党那样,就算执政党扶老婆婆过马路也能怒骂一番:为什么不扶老公公?性…

新马来西亚乎?

新马来西亚乎?

马来西亚日的第一分钟,不知从何处天空传来巨大烟火声,国庆日刚过,我国是少有庆祝两个和建国相关节日的国家。这天其他人放假,我闲不下来,安排了两场诗歌朗诵…

如果花踪不办了

如果花踪不办了

作家是不是为文学奖而写作呢?当然不是。就算没有萝卜般的奖项,写作人还是会自我要求,交出好作品。但你不能否定一座花踪文学奖铜雕的魅力,它象征的荣耀能给予…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