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网军

传说中的网军

2007年以后,写作变得很不一样。那年是分水岭,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开始进入市场。以前,写作单向发表,中有编辑把…

脸书“病狂”

脸书“病狂”

我接受脸书加友非常随便,不一定要是现实生活中有交集的人。快满五千人了,在这过程中观察到几类和我所知道的正常很不…

相机霸凌

相机霸凌

有些事情不是握手言和就能了结的。 礼貌不周到的学生比比皆是,不是新闻;至于鞭打学生的老师,约莫30年前在我求学…

镜头人生

镜头人生

又一个宗路霸事件,嫌犯在路中停车,然后下车比中指、用巴冷刀砍受害司机的挡风镜。不久前还有一宗,摩托司机不满别人…

丧礼的笑容

丧礼的笑容

我和几个朋友指着照片不屑地批评,到底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照片中的人物是我们认识的某网红,在丧礼拍的,逝世的是…

我是网路沙包

我是网路沙包

在网路世代以前,老说写作人孤独,孤独地在创作,作品发表以后也不知道读者反应。现在不一样了,除了写作还是一个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