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舞节纠纷的隐忧

盆舞节纠纷的隐忧

穆斯林能不能参与盆舞节表面上是别人的家事,华社大可冷眼旁观。如果你觉得这种争议无稽,那是因为我们不是教徒,也许…

范盈事件给我的四堂课

范盈事件给我的四堂课

网上批评范盈的人,自己难道从没说过比她更损的话?差别是这些话都不留记录罢了,此刻站在道德据高点找对象发泄情绪—…

千千万万个人微言轻的人

千千万万个人微言轻的人

当举国上下都在谴责讲强奸笑话的老师之时,我想的不是老师的对错,太鲜明了,无须讨论,我觉得有趣的是师生之间的“权…

那些网民,谁来的

那些网民,谁来的

我不是说你,也不是说我,是说他们,他们叫“那些网民”。那些网民是人间最恶心的存在,比蝼蚁还贱,比不堪更不堪,是…

不当环球小姐是人

不当环球小姐是人

“黑人自己选择生在美国,就应该泰然承受挑战。” 想象你在社媒上看到有人发这句话,你大怒,怎能容这些种族歧视者大…

传说中的网军

传说中的网军

2007年以后,写作变得很不一样。那年是分水岭,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开始进入市场。以前,写作单向发表,中有编辑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