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万万个人微言轻的人

Railway station from above 1

当举国上下都在谴责讲强奸笑话的老师之时,我想的不是老师的对错,太鲜明了,无须讨论,我觉得有趣的是师生之间的“权力转移”。

我小学时,华文课李老师开了个玩笑,他是个男人。那年班主任的名字我忘了,且称她温老师,十分漂亮,对我很好,实在不该忘记她的名字的。依稀记得温老师要向李老师拿同学的成绩报告,但拖延了一下,李老师在班上对我们说:“温老师还没向我‘求分’呢!”

同学都笑了起来,这句戏言我记了三十年,有什么不妥吗?好像没有,无疑有些轻佻,但并无伤害,也没惹风波,就是一件我没忘记的小事。那么,假设李老师开更过份的玩笑呢?在我心里烙印三十年的会是什么?对我未来的人格塑造有没有什么影响?这些都未可知,但可见老师的话有深远影响,而且效果往往始料不及。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