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胜和美玲

文胜和美玲

我想起二十年前的美玲。 我不特别喜欢文胜,对他所知也就不多。现在想起来,其实不喜欢他的理由,也只不过因为他跳舞难看罢了,象一根高瘦的竹子被风吹得无所适从。偏偏他又常常这样突然摇摆,比我年轻二十年那些过剩的精力一发动,随时随地就把他吹成商店门口迎客的充气舞者。这舞姿,又要常常让我看到,因为我们同队参加镖赛。
#我不是周若涛

#我不是周若涛

这是《 我不是周若涛》系列里4篇中的第3篇

我从未预想过这件事值得写成一篇稿子,现在我认真考虑写成一本书。
 
最早何时发生已难凭记忆说得准,追踪社媒发文,第一…

自私的分享

自私的分享

行管期间,讯息多了何止一倍。除了工作上的通讯,便是亲友间互相问好鼓励,还有那些笑话和娱乐视频。有时你没看,或是看了没感觉;有时候你看了,大笑不止或十分…

识字的文盲

识字的文盲

“翻译很烂!”“读不懂在写什么XX!”XX当然就是粗话了,骂得我心里淌泪,不过却不是为自己难过,而是为他们难过。

马来作家Faisal Tehrani最近…

冥想怎会有用?

冥想怎会有用?

我一直怀疑静坐冥想的功效,石头一样什么都不做,究竟有什么用呢?据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坐了49天,悟出脱离苦海的道理;若是真的,古往今来也仅此一人。汝等…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