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钱是害人

几年前导演张吉安和我说过一件事,话说某社团找他帮忙主持活动,他见事情有意义又是举手之劳,正要答应无偿出力,但转念又跟对方说:“我还是得象徵性收费,不然就害了年轻同业啊!”

“怎么说呢?”

“如果这事传出去,有商家会趁机对新人说,连张吉安都不收钱了,你们新人还能怎么收取酬劳?”

类似的事情最近就发生在我身边了。某个大机构要为其营利项目制作音乐,但居然好意思开口要求免费。为什么呢?因为不久前有个小有名气的家伙居然无偿包办。我不管他欠大机构什么人情,还是吃太饱撑,这么做确是在为祸市场,不止砸人饭碗,还破坏同业尊严 — 他以行动表示艺术工作不值一文。


许多团体无论营利与否,常常要求艺文工作者免费奉献,但也不能全怪这些团体无视艺文工作者生计,因为这种风气是或多或少是害群之马养成。这无关团体的预算多寡,因为如果他们确知需要付费,自会准备相应的预算。

这不收钱的恶因,其恶果在新冠疫情间尤其伤人。我们已经没什么工开了,遇到工作机会时对方还“如常”要求免费,情何以堪?

名望越大、能力越高,越不应该免费做事。顾客无疑会十分感激,当下让你感受良好,但这代价是让还在奋斗路上的同行承担的。每次不收钱,就等同埋伏一颗绊脚石,暗算同行扑街。别以为别人扑街是别人的事,大家都十分清楚祸首姓名为何,因为尝到甜头的商家团体会为你免费宣传。

无论如何,这是自由市场,有人吃饱了撑要免费工作,我们真无法阻止。我只能做好本分,张吉安收费,我也收费,无论高低,绝不无偿。我的魔术老师连慈善工作也坚持收费,收了再立刻尽数捐回。至于那些免费工作的大咖,当大家都知道他生产出来的作品价码为零时,自己又如何久远呢?


2021.08刊于南洋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