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失忆

中年失忆
这是《 中年》系列里7篇中的第7篇

谷歌照片有一项功能叫“回忆”,每天都会跳出多年以前的照片。我关闭了这功能许久了,因为有些人生转折不堪回首,旧照让人心痛不堪。然而掩埋太久,有时不慎翻到,竟已想不起情境细节。

记忆从来不是固态的,若不小心翼翼地盛起来,旅程颠簸它溅掉一些,阳光太烈它蒸发一些,最后就只剩浅浅一滩,甚至消失。我问大学室友记得某某同学吗?在我脑海里轮廓鲜明的的人,在室友印象里模模糊糊,所有曾经的对话,只剩嗡嗡鸣声。我问最要好的中学同学,记得曾经同台表演吗?我在台上唱歌泪崩,但他连舞台都不记得。

人生的点缀弄丢了也就算了,但某些定义人生的片段就算不愿想起其实也不想忘记。人到半生,积累最多最重的就是回忆,今天的我正是由那些昨天铺垫而成,像一条链子,失掉任何一环,就断了,散了,系不住原来定点,那么我今日存在的意义又是为何呢?


但我确实已遗失了许多细节,幸运的,还留有一张旧照提醒,但照片是静态的,那些周边发生过的笑与泪能怎么寻回呢?也许唯一能给予我线索的,就是照片里的人,但我能有勇气问吗?这些后来变成苦楚的幸福,也许他和我一样已许久拒绝正视。我极需拼凑的回忆,如果他早已选择放弃,我何以自处呢?

我遗失的,恐怕真的真的无法复得了。

后来我重启了谷歌回忆,甘愿接受它每天在我心上扎一刀,或两刀,或百刀。我接受它每天提醒我所失去的爱、错过的人,接受自己活该痛苦,接受我的存在此后只为了弥补,接受疼痛便是我唯一的动力。中年失忆,我得紧紧捉住仅余的这些,余生无多,我不能承受更多的失去了。

2021.11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