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居家服刑指南

纳吉居家服刑指南

如果前元首真的曾指示让纳吉居家服刑,为什么这个政府可以隐瞒?如果政府真的隐瞒,那为什么前元首没追究呢?假设我是老板,明文嘱咐下属了却没有动静,能不跟进甚至铲人吗?到底这道附加谕令存在吗?

我听了些小道消息,更相信谕令是存在的。反正能给世纪大贪官减刑减一半,又何妨让他回家MCO,坐牢坐一半?这个国家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若不是纳吉的律师沙菲宜先挑起这件事,大家还真想把它扫入地毯底下去算了。

因为这不只是烫手的山芋 ,简直是烧红了的铁棒,上下所有参与决策的人都知道自己在逆民意、逆良知,却又不知何故都要顺着纳吉的意愿。撇开贪腐不谈,纳吉真厉害,被一个囚禁在牢里的人逼到墙角,颜面尽失。

安华自己的副手还在他眼皮子底下发宣誓书说亲眼看过谕令,安华也只得拼命兜:扎希不是以副首相身份发言,作为巫统主席他有权这么做;安华说这事不予置评,是特赦局的事,是统治者的权力云云。


可见在纳吉和沙菲宜设的这个擂台上,安华只能双手护脸任打,背后团队连欢呼打气都怕得罪人,最多在中场休息时递给他一杯水:”老板还好吗?我帮你抹血,话说这片是白布噢!要丢出去可以噢!“无人献良策,这我倒有,后面说。

唉能怎样?希盟要和巫统合作,就像纳吉和罗斯玛结婚,命运就纠结在一起了,巫统要买包包,希盟就要买单。安华得依靠扎希,而扎希又觉得自己需要纳吉,单凭他那张脸未必能撑得过下一届大选,需要一个大网红。不知怎的网红在大马总是特别猛,可以假死、假变性、诈骗卖赌,追随者还是一堆,只要够拽够狂、修图够极致就可以横行了。

希盟知道信誉濒临破产,放纳吉回家很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导致”社会性死亡“。不仅如此,纳吉还会以强者之姿回归战场,观众都喜欢看弱者扭转劣势的故事,纳吉被整个司法压着打,居然还能独力打脸政府回家叹冷气?人民需要如此有能耐的领袖啊!虽说每思及此我会括自己两巴掌,我还是得承认看着安华的表现,不时会窃想如果当初纳吉没贪污,好好做事,如今令吉也许不至于跌到卫生纸般。

纳吉刑满还可能赶上大选,不管他是否直接参选,都会助长巫统声威,到时不需要希盟了,安华又打回原形,所以此刻安华怎样都不能示弱再宽待纳吉。根据上诉庭前法官拿督哈密梳丹说,根据1995年监狱法令,政府甚至有权直接凭许可证释放囚犯,这是内长的权力。这道门沙菲宜肯定探讨的,但这个做法过分粗暴,政府绝对不敢,通过特赦程序至少能把责任转嫁他人。

我也有点同情安华,也是据小道消息,若不是他背后努力,纳吉早为所欲为了,所以我愿意献计。刚刑满出狱的伊斯兰学者旺吉说看见纳吉在狱中享特别待遇,无须穿囚服,安置于“特别大楼”;监狱管理局和内长赛夫丁当然否认,但政府旺吉两方只能有一方是在说实话,你相信谁?

反正在这个国家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如这样吧!如果必须遵从谕令让纳吉居家服刑,但又不愿逆民意放虎归山,何不把监狱打造成高级住家?和纳吉商量一下,给他网路、雪柜、按摩浴缸。这么做纳吉可享居家服刑的福利,政府又不用让他离开监狱。

反正这又不是没发生过,上世纪80年代商人洪瑞江在狱中睡水床、看电视,而且出入自如,可回公司视察业务,后来马来邮报编辑沙烈胡丁不畏死亡恐吓坚持揭发,才推进了改革。政府只要开倒车回到80年代,眼前窘态就解决了。为了制造家的感觉,我还建议邀罗斯玛同住,必全民欢腾,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2024.04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