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必要的存在

伊党必要的存在

伊党批评教育部指示学校食堂在斋戒月期间继续操作,必然有很多人抢着反驳,说他们罔顾非穆学生的福利。我生气过了之后,却又觉得伊党这样存在也挺好的。我个人当然希望它消失,但它不应该消失。

他们学不会尊重他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们的组成和存在本来就不是为了我们这些“他人”,而是为了和穆斯林,或至少是为了理念和他们一致的穆斯林,事实也证明这些人为数不少,不然也不能让伊党在数州执政多年。

他们“应该”做的事是为那些觉得演唱会、啤酒节邪恶的人发声,为食堂继续操作而发声。这些我们看成芝麻绿豆的事情,搞不好还真的冲击了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是很大不了的事。


这不是国家吗?如果是,当包容异见,在不断的冲突和协商中寻找平衡。如果他们说的东西听来像鸟话,反击就是了,而其实我们所讲的在他们听来也是鸟话。回到霍尔总结伏尔泰捍卫言论自由的的名句:“我反对你说的每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这些话的权力。”

依据这个精神,警方实在不应调查国大民族研究所拿督张国祥。他在受访时说华裔不尊重巫裔,多源流学校阻碍团结,自然引发争议,但争议就争议吧!一些人物为了粉饰太平而有谴责张国祥的必要,我则认为团结与否和多源流教育无关;我甚至不认为团结是力量,差异才是,但这个以后再谈。我反对张国祥的论调,但仍然觉得这个社会不应该压制一个学者的言论自由。他提他的意见,该反驳的我们反驳,就得了。

如果今天我们纵容警方对付学者,他日谁还敢说出心中的真话呢?如此渐渐的,社会就会只剩一种主流声音,任谁看到问题都不敢轻易提出异见,这样就违背了民主精神,开倒车变成北韩。我反对伊党关于食堂的言论(还有很多其他的),不认同张国祥的看法,尽管我不至于会誓死捍卫他们发声的权力,我可没那么伟大,但必须承认这些声音的存在是必要的。我宁可大家继续鸟话连篇,百鸟争鸣,这片森林才会生机蓬勃。

2024.03刊于南洋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内容,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