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与愚毒


武汉病毒肆虐,自会让人联想起二十世纪初的西班牙流感,所夺性命难计其数,估计在1千7百万到5千万之间,感染约5亿人。西班牙流感也未必源自西班牙,当时是一战期间,参战的德英法美为了不让疫情影响士气,故审查新闻;西班牙没参战也没审查,相关新闻最多,好像西班牙疫情最严重似的,大家就习惯把它叫做“西班牙流感”–也没听说西班牙控诉不公平。

一战的死亡人数是2千万,病毒杀人倍之,比人杀人还可怕。照理说有这样的历史教训,我们不会轻视武汉病毒才对啊?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有一句名言:”我们从历史中唯一学到的教训,是我们不会从历史中学到教训。“西班牙流感严重散播,一大原因是人民不知情,政府也没有及早行动,如果人类真能汲取历史教训,中国当初就不会隐瞒,然后“累街坊”,让武汉病毒全球趴趴走。如果真能汲取教训,欧洲人就不会拒绝戴口罩,美国人也会及早防范,也许全球确诊数字不会是如今的一百万宗。

不过,武汉病毒不会演变成像西班牙流感那样的悲剧,因为今天我们有了对付疫情的新武器,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网络。因为科技,李文亮和几位医生才能揭发病情,迅速警告身边的人,官方也来不及阻止。现在,几乎每个人都能即时知道疫情发展,然后做最有利的决定自保。

知识真的是力量,可是知识传得快,蠢话和谎话也一样传得快,网路同时也方便假新闻乱传。比如有人说喝温水能杀毒,一下子全世界都听到了,总有一些人听信,搞不好还因此受害。幸好有识之士自会出面谴责,真知识和真愚蠢像星战的Light Side和Dark Side长期在网上互相抗衡。其实这样也不错,坐困愁城时,能看到那些真愚蠢往往蛮有娱乐性。

部长全副武装在大街洗地,大街上只有她一人全副武装。任谁也知道她只是随便洒洒水拍拍照,浪费了一套卫生装备,真正做工的是其他人,她怎么会以为我们不知道?妇女部教女性在家要多化妆、少唠叨,说话语气要学小叮当,这笑话广传全球,昨晚刚看到连南非谐星Trevor Noah也在节目中取笑我们。不过,依我看,这是众多笑话中唯一可被原谅的,理由很简单–

妇女部一定也有男人在工作啊!那则讯息我猜一定是bro们设计的!是bro们在妇女部安插的无间道,找机会拯救一些弟兄,可谓用心良苦啊!


2020.04.05刊于南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