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头症

一个年约四十的男人,说梦想是创作,向老师求教。啊这过程只能用血流成河来形容吧,整条河都是我吐的血。他要写诗,可是连最基本的中文句子也写不全,也犯上初学写作者的大忌:好自创新词。还没学会走路,就想飞天。

我跟他说:“这一片‘绿地’,不是这一片‘地绿’。”

他说:“可是我要押韵。”

“可是这词错了。”

他面露不快:“我是创作者,为什么我不能写我自己的东西!”(一句话三个“我”,好像是很自我的人。)

我没好气了:“因为这不是中文!”

“艺术不是没有绝对的吗?我坚持这么写!这是我的创作!”他一脸倔强的说。

我倒成了阻碍他伟大艺术成就的绊脚石。

除了这位有梦想的大叔,还有一位有梦想的小妹,文字能力也一样糟,态度也一样跩。她呈上一篇文章,我尽义务修正。

“通常我们说‘举一反三’,没有‘举二反六’的。”

“意思有错吗?我说的是举两件事。”

我一时语塞,因为有血从胃直涌喉头。我深呼吸:”因为呵,这是,成语。”

“为什么我们要被过去绑着?我们不是创作者吗?”她骄傲的说。

我借故离席,去洗手间吐血,血吐完后回来,小妹谷歌了好些“例子”,说的确有人这样写过。

我说:“是啊,世界那么大,笨蛋很多。”

我在想,这些人到底吃了什么毒药,会患上这样的梦想大头症?看太多《中国好声音》还是哪些“追求梦想”的励志电影?以为自己是怀才不遇的主角?周围都是打压自己的坏人?

怀才不遇的前提是“怀才”,“才”从何来?天生者极少,后天努力者为多。此二人无才亦无德,如此不学无术,不知可曾听过达文西学画鸡蛋的故事,最伟大的艺术创作,还得从最基本的功夫做起。

当年我求教时绝不是这样的态度,也没看过哪个同学如此傲慢。中文水平低落,可以怪政府教育制度;但学习态度恶劣,就肯定是个人的毛病。后来我决定不再浪费半秒钟在此二人身上,把精力用于虚心学习的学生。

这篇文章,是半虚构的,我更改了一些细节“保护”一下大叔和小妹的身份,欢迎对号入座。入座者估计会有两类人,一类,将继续沉浸在其梦想大头症中,并把我妖魔化;另一类,会开始自省求进。

我希望后者为多,前者我懒得与之争辩,反正他们一开口,便自取其辱。

 

2016.10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