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有章

红颜易老

同学聚会,最怕见到昔日校花。

花,总会凋谢。虽说这年龄时当正午,如日中天还不至枯萎,但烈阳下开始干涸的迹象,渐渐爬在脸上、脖子、双手。此后,只有每况愈下。

因为久别,停留在脑海里的原是当年的青春容颜和年少情怀,如今重遇,变化自触目惊心,而惊心并非只是说美丑这些外观的事,而是惊於岁月刀斧的不留余地,必然也早已砍在自己脸上,所幸这张脸本来不帅,砍多两刀"唔多觉"。

这就是为什么看佬同学没什么感伤,因为原本长得像样的没几个,只会觉得大家变佬了,而不是变老了。看女同学不一样,就算是二、三线的,说不定还是当年暗恋过的女神,眼看女神变安娣,那是把幻想狠狠捣碎,徒留残渣,欲哭啊无泪。一个和我不同校的朋友说他的聚会故事,他重遇校花,彼此曾有一段未了情缘。二十年过去,大概校花厌倦了拐弯抹角,单刀直入问他要不要完成当年”想做“的事。我这朋友说故事的神情不像在讲浪漫爱情,而是在讲鬼故事,满脸惊恐。他后来扯个谎逃之夭夭,从此避校花不见。

不是说安娣不美(也不是怕得罪安娣(好啦其实我很怕)),成熟女人自有风韵,这是年轻时不懂的。少时以为女孩只活到29岁,遇三即变,消失人间。长大后才懂得欣赏成熟女人的美丽和智慧,是小女生怎么装怎么扮也没有的。工作上接触过一些年轻貌美的所谓“红人”,我只有耐性听她们说三句话,然后自己就神游了,因为言辞空洞,无法沟通,美女又如何?现代化妆、整形技术成熟,美女过剩,没什么好稀罕。

当一个女人举手投足都满溢自信,谈吐得体内容丰富,鱼尾纹多了几条实在没谁在乎。我们总艳羡青春,尽管其实很满意现在自己的状态。我现在比以前好,学识长进了,体能进步了,朋友变多了,半点不觉变老。但现在的世界已经不那么神秘了,人间定律摸透了大半,有的傻事不会再做。时间的版图往前望去,只见一片寂寞沙漠。校花长成更有魅力的安娣花,的确比以前更好,而难过的只是心里知道,我们都将变成仙人掌。

2016.02.01刊于中国报

Similar Posts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