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

— 数典和忘宗他真全行

自从包皮移植上脸
咀唇说的话无端增厚
掷地始有声
怎不享受
万众齐叛的矚目
众矢飞来
耳边风过
便若灰尘吹落

割了一块黄皮肤
双腳便无端轻盈起来
踏出历史的泥沼
踏上信仰的台阶
比村人高一等
比国人低一等(他不知道)
走路有风  风大入脑
偏倚的思维压麻神经
遂忘了脊椎是什么
他持续和他
细密滥交
的文字
延伸无数杂种论调

而我们的愤怒始终
压缩在中文里
徒然
瞪眼看他蟹行而过
磨除国土上祖先的足迹
却又如何用器官谩骂
一个器官不全的行人啊!

(你怎可能不生气,他连名字都叫“你赌懒”)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