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

我是个无知的路人
惊起了广场的鸽群
隐藏在双翼底旅程的声音
忽地往四面八方释放
某时某地热烈的情话
和激动的吵架
羽毛般无力的飘散

我拾起一根
把羽梢仅余的一滴晨露
收入饮尽的酒瓶

2009.03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周若鵬‧2009.09.06

0 thoughts on “窃听

  1. 你好,谢谢留言,其实大体上读者可以自行诠释,我说了可能反而会破坏.你可以想象,有一个酩酊的诗人经过广场,遇到一对正吵架分手的情侣.女孩是很美丽的,他们必然也经历一段美好的时光,是什么让他们变成现在这样呢?是什么机缘让诗人恰好途经?为什么诗人又会如此感触呢?这就得留给你去自由想象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