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茨厂街

Petaling Street pt3
16
Sep
2020
Posted in

茨厂街不是China Town

他们用中文字块
在纽约在多伦多在悉尼
建筑黑发黄肤的孤堡
走入China Town,就
走出纽约走出多伦多走出悉尼

茨厂街长在自己的国家
各族用熟悉的语言喊买叫卖
出… [more]

20
Aug
2019
Posted in 鸟人鸟语

查基尔,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我其实不特别讨厌查基尔,噢别误会我喜欢他,当然不,只是不特别讨厌,为什么呢?其实这种人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在查基尔来马来西亚前就有了。我们不是第一次被
[more]
01
May
2019
Posted in 访问

虚无最好卖

在昂贵的谷中城地段,购物中心里有一家风水店,售卖玉石之类的风水摆设品,价钱我没细看,但若没有丰厚的利润无法承担租金。而那些看起来精美的东西,成本估计不… [more]

16
Apr
2019
Posted in 鸟人鸟语

鬼仔变鬼佬

我对老街没太深厚的感情,那是因为我并不曾在那里生活过,但那是祖辈活动的地区。我不知道老街算不算法律上应受保护的古迹,可是它确是几代人的记忆,一砖一瓦都… [more]

19
Mar
2018
Posted in 透视大马

政治如作秀?

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自称捐70亿给土著团结党,一群记者又必须围着他拍照。之前他的狂妄行径还有围毛巾抗议制水、抬棺材示威、焚烧再益肖像等等,红衫军也是他… [more]

19
Oct
2015
Posted in 杂乱有章

有时我会这样想

赵明福事件中反贪委会的代表律师在法庭上说,受害人是自己掐死自己的。有时我会这样想,其实大家都误解他了,他原是有良知的好人,明知此案不公,却必须维持代表… [more]

08
Aug
2014
Posted in 媒体

那一夜,诗的多重花瓣绽放 /周锦聪

“诗与玫瑰”,给人无限的遐想。7月5日,我赴了一场诗的约会。“诗与玫瑰”是由“动地吟”工委会主办,新纪元大学学院承办的声音演出。除了诗人和艺人,约一半… [more]

19
Jun
2014
Posted in 散文

华人不会用email? — 电影中对华人的刻板印象

这是《 中文大观园》系列里12篇中的第6篇

最近看了一部Premium Rush,主角是脚车快递员,当然要设计一些“要命重要”的东西让他递送。这要命的货物,…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