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抄袭?

tilt selective photograph of music notes

尼可.杰克贝利斯上诉到俄亥俄州最高法院,还是被驳回了,之前他已上诉失败两次。尼可是高原艺术影院的经理,1963年间播放了一部法国电影,遭控猥亵罪。虽说美国宪法保障言论自由,但公开播放色情片子还是犯法的,尼可面对共2,500美金的罚款,相当于今天的22,000美元。尼克没有放弃,继续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最近发生了一件和上述案件似不相关的事,吴宗宪指谢佳旺的金曲奖作品《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抄袭老歌Reality,我有点生气。我没听过《刻在》,没听过Reality;我和谢佳旺仅有一面之缘,没有私交,我生气什么呢?因为我深信像谢佳旺这样的创作人不会抄袭。

22年前我出版了第一部诗集,随动地吟团队到南院演出,顺便参加前一日的文学研讨会。其中一场学术报告由成名诗人陈大为呈现,他谈街道诗,引我的作品《茨厂街不是Chinatown》为例。他可不是称赞,批评诗作索然无味。诗中论调说茨厂街“长在自己的国家”,不应自贬成寄人篱下的唐人街,这概念和另两位前辈诗人的作品相似,陈大为遂当着百位学员面前笑说:“不知道周若鹏是不是抄袭的。”到今天我还后悔当初没立即拍案而起。

这是【鹏党】专区,加入才可读全文。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

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篇文章吗?
请我喝杯咖啡,买一本《杂乱有章》
(版税其实不够买咖啡)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