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an American

I am an American

我的白人朋友黑人朋友棕种朋友黄种朋友都不为意的这么说 表格上种族一栏大方言明纯为统计填不填由你 我冷静的把自我…

在日本开车有什么不同?

在日本开车有什么不同?

在东京七天,没听过一声车笛,除了一次,有一个老外行人闯红灯。日本人实在礼貌得可以,礼貌这回事是互相鼓励的,在东…

讲华语!讲马来话!

讲华语!讲马来话!

最近被这些言论烦死:”我们强烈反对部长以粤语发表谈话,有违华文教育以华语为媒介语。我们会来信反映我…

为什么要“少说方言”?

为什么要“少说方言”?

有很长一段时间,就是中小学时期吧,我都以为说方言是不好的。校园内推行“多讲华语,少说方言”运动,实际上不是“少…

校園比賽和現實脫節

校園比賽和現實脫節

我深覺校園内的一些比賽有必要改善,我就我有參與評審工作的演講和詩歌朗誦比賽來談。 記得小時候我參加演講比賽,臺…

我戒掉了语言洁癖

我戒掉了语言洁癖

少时我对语言很执着。无论说英语华语,尽可能纯正,且严禁自己说粗话。我不只要求自己,还要求别人。后来,我改变了。…

《港产片真巴闭》

《港产片真巴闭》

区绍熙先生把书稿投到出版社时,我未读已想拒之,因为大将出版社向来以马来西亚内容为定位,区是香港人,写的是香港电…

黑

早晨果真是黑色的,我开窗看着漫天乌云。 浏览器的页面是Youtube,是朋友辗转传来的,州议會內議員许月凤手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