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抄?

他们为什么抄?

听到陈强华抄袭的新闻那一刻,感觉是不可思议,像幽浮飞过头顶。如果你告诉我诗人抢银行,我会哗,然后慨叹生活艰难稿…

写字

写字

“我宁可爸爸不疼我,也要他戒烟!”兹行坚定的说,双目通红。“不然他死了,谁疼我?” 兹行才八岁,两句话起承转合…

姓名学

姓名学

把我两个孩子的名字排在一起,乍看以为父母崇尚玩乐主义。哥哥叫兹行,弟弟兹乐,不就是及时”行乐&#8…

走喜欢的路

走喜欢的路

我还不晓得资讯业能为我带来多少回酬,但至少当年选修电脑科学是没有错的,因为我喜欢。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一种大不…

罗布的故事

罗布的故事

罗布是大学里,极可能是整个马康镇里,最可怜的人。 他不是残障人士,既使是,美国予残障人士的福利可好得很,美国人…

女兒去死吧!

女兒去死吧!

  時當正午,我在銀行的自動出納機前排隊,人不算多,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對華裔母女。母親大概三十餘歲,可愛的女兒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