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太多

贼太多

最近网路疯传攫夺视频,受害妇人跌倒在地上许久,爬起来又滑入沟渠,劫匪匆忙上车逃走,然而“断正”,因为闭路电视清楚拍到车牌号码,警方高效率逮捕了两人,值得表扬啊!

这宗罪案,是在光天化日下的大路旁发生的。我对本国治安的信心奇低,我曾在警局前被爆车镜偷窃,我弟弟周若涛曾在车站被抢,年轻时家里进过贼,办公室也进过贼,著名填词人管启源住在公寓高楼也遭殃。攫夺案频生,我在街上走路不时会回头看;在餐厅吃饭不管坐户外户内必时时环顾四周,因为朋友就这样被抢了电脑、手机;背包无论多重也绝对不留在车上,我的同事中过招,舞蹈家马金泉的舞团最近也中招。

新年聚会,亲友间的一大话题就是劫案,暴力的有,惨痛的有,奇怪的也有。先说奇怪的,表哥的友人遭窃,目击罪案的邻居说盗匪干案时全都西装笔挺,邻居好奇探头问何事,匪徒厉声警告他少管闲事。邻居还是偷偷报警了,但警察来到时总是太迟。

暴力抢劫就不是新鲜事了,友人同事是一矮小瘦弱的女生,劫匪要抢她的电脑,居然挥长刀砍其手臂,此后手臂再也无法完全复原。另外常听说的是,匪徒等屋主开车回家,趁电动门未来得及关闭便尾随入屋先打人后行劫。我的朋友圈中还发生过劫杀案,事件过于惨痛,就不多说了。表哥说,他回家必等电门全关了才好下车,以防万一。他的一个顾客为了防盗还有更夸张的做法,全屋门窗都装了电动卷帘门,入夜就扎扎扎的封闭全屋,仿佛科幻片里的太空基地。


治安不好,不能全怪警察。如果海关把关不力,非法移民如潮;如果教育不完善,道德沦丧;如果经济不景气,穷人生活更艰难……种种因由都可能滋生罪案,以至超越警力所能负荷。但也不是说我们的警察已经顶呱呱了,我曾在武吉免当看见一满手伤痕的外国妇人向两位警察求助,说她刚刚被抢,两位警员呆呆的看着妇人,无法用英语和她沟通。以前我居住的社区内发生过警民合力擒贼,后来竟发现贼人并没被送到警局,听说警察赶开斋,竟然私自放人。不过这些转了二、三手的故事,未必属实。撇开贪腐不谈,警方贡献良多,该记功的还是必须记功。

盗贼故事也有些是好笑的。话说我以前的一位老邻居是退伍军人,每天天未亮就出门晨运,而且必备木棍,显然也和我一样对治安零信心。有一天,他看见一瘦削的小贼从邻居家里爬出来,正义感油然而生发怒追捕,小贼匆匆逃跑时不慎跌倒,老邻居趋前挥棍狂揍。

小贼慌忙中掏出一针筒对着老邻居大嚷:“你走开!我有艾滋病!”

老邻居却丝毫不退,继续打,小贼再次恐吓:“我刺你!哎哟别打…… 我刺你!…… 哎呀!我有艾滋病!”

老邻居边揍边吼:“我才不怕!我七十岁了!”

2018.03刊于中国报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