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孙

老人与孙

那天在谷中城路边喝咖啡,无意间看到一个老人牵着孙子,无所事事的,似在等车。小孩瞥见摆设用的盆中花,那些千百路人…

大姑的歌

大姑的歌

我忘了,大姑是爸爸的姐姐。寿宴上我捧着大姑分赠给我们的光碟,自制封面上是她笑容可掬的照片,我突然这样想起。 这…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

有没有一些你很喜欢的歌,但你再也不能听? 说不能,倒也不是说找不回来了,如今网路音乐方便无比,想到陈奕迅,弹指…

万水千山纵横
|

万水千山纵横

敞篷的MX5在大道飞驰,强劲的Linkin Park在烈风中震荡。我不否认这样很“阿炳”,但很快乐,尤其喜欢随…

天下第一炒粿条

天下第一炒粿条

我还记得那天大叔突然戴着墨镜炒粿条,尽管过了十多年。 粿条大叔皮肤黝黑,头发稀疏,大概五十几了,叫人印象最深的…

山路如蛇

山路如蛇

山路,我又回到这里,因为Top Gear安排的Ford Mustang。 山路蜿蜒如蛇,会缠着人不放,在我尚算…

消失的味道

消失的味道

在Jaya One办事忽想吃点特别的,遂想到富门面家,但因为实在太少光顾,一时想不起位置,谷歌一下,竟发现已在…

藏身

藏身

清晨上车,我总无法立刻发动引擎。 往车子走去时,心已在下沉,是刻意的,沉到水底的心,才安静、平稳。一日之始,仿…